560小说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560小说网 > 北漂新青年 > 第十章 疑云再起

第十章 疑云再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,我沿着被黑暗统治的荒草小路缓步前行,一股股寒意袭来,我希望能遇到能依靠的人或可以询问方向的人,但周围死寂一片,只有雨声不停地在嘲笑自己。

    我拼命往前跑,闯进了浓密的竹林,竹林深处闪过一个白影,我带着恐惧追了上去。那里蜷缩着一间微观闪烁的茅屋,屋门半敞开着犹如一张嗜血大嘴。

    我慢慢向屋里移动,屋里的景象一点点呈现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破旧的窗帘随风飘舞着仿佛在跳着诡异而怀旧的舞步,老态龙钟的藤椅上放着一套白色的衣服,墙角有一个楼梯直通阁楼。

    我一步一步走上阁楼,一支枯瘦如柴的手突然从阁楼上伸出来抓住了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听见了嚎叫,几乎快要撕裂耳膜。

    睁开眼,脸上沾满了汗水。

    我深深地吸了口气,意图将噩梦的阴影驱逐出脑海。这只手与这阁楼,从小在我梦魇中落地生根,无限循环,这么多年,像一个诱人的苹果儿又让我恐惧的苹果,悬于高树。

    我明白,自己从来没有直面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打开窗户,细碎的阳光透过槐树叶铺在脸上,久违的暖意让人心情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回到桥边镇的第二天便有暖阳欢迎,心情顿时好了很多。看着一堆堆行李需要收拾,想来今天会是劳累的一天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听到街上人声鼎沸,人们议论纷纷,像出了什么事。我出门查看,一头撞上了尹德基。

    他给我提了一箩筐水果,说我刚回来,家里肯定没有东西吃,特意给我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街上怎么回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尹德基说:“还记得原来派出所的文武吗?那个天天不干正事的肥猪。他的女儿昨晚上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?什么意思?”我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昨晚带着女儿出去买了瓶醋,一转眼女儿跑出小卖部去玩,他再跟着跑出去,小娃儿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勾起尹德基关于他妹妹尹婷失踪的痛苦记忆,便轻描淡写地说:“小孩儿该是遇到哪个熟人了,今天肯定被送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尹德基说:“可能吧。大家都在议论,说昨晚上在河里看到一个大漩涡,冒水泡,有东西从河里跑到了镇上,有人说河妖又要吃童男童女了。操蛋,刁民逼事儿多,这么多年思想没一点进步。”

    衣河千沟万壑,暗道丛生,地下暗河不知道通往何处神秘的地域。以前我们常去有回水的地方游泳,一群光着屁股的小屁孩,从河边的石头上倒栽葱扎进水里,还比谁憋得气长。

    在河里游泳安全系数低,有个大人跟我们学着往水里扎,结果他身体重,栽下去了就没起来。大家都以为这人在河底下憋气,赞叹此人真心牛逼,这么久了还能憋,难道是传说中的鱼人?

    等着等着,人们开始变脸了,觉得不对劲儿。正要跳下去施救时,这人浮了起来,脑袋上一个大洞,鲜血正往外涌,送到医院不久后断了气。他的身体比我们这些小孩重,头撞到了河底的石头上,头颅破裂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后,老师和大人禁止我们下河游泳,编造了各种河怪、水妖、水鬼的恐怖故事震慑我们。他们一边禁止我们下河玩,一边自己下河玩得欢叫。

    我们想妖魔鬼怪肯定不会区别对待吧,于是也跟着下河玩。

    有一次,我们游累了往河边的一块青石头上爬,却怎么都爬不上去,妈的,这石头怎么滑溜溜黏糊糊的跟鱼似的,还在动,没想到这他妈的真是一条鱼。

    我们屁滚尿流地往岸上爬,回头看,那“石头”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河里最大的鱼有多大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有天一大早,晨曦初露,一老婆婆睡不着一大早起来眼神迷离地到河边洗衣服,看到前面停了艘船,嘴里喃喃骂着:“哪个败家子的破船?也不晓得系根绳子,狗日的。”

    那船听她骂破船,生气了嗖地游走了。

    这老婆婆被吓得把衣服扔了边哭边往回跑,三观尽毁,回到家大病一场后,改信了基督教。

    我爷爷说,河里的生灵都有灵气,我们要对他们抱着敬意。这些山水树木,得到了最纯洁的自然秩序的垂青,吸收了天地的精气,少有受到外界的骚扰,没有污染,没有三聚氰胺,容易成精。

    如此美丽的生灵,怎么能是河妖呢?

    这镇子几巴掌大,东边放个屁西边都能闻到臭味。我估计文武的女儿暂时走丢了,今天之内肯定能找回来,便没有将这件事放心上。

    下午我将屋子收拾了一下,去了卢泽汓家。他的爷爷卢大爷已经82岁,头发胡子全白了,精神却很矍铄,两眼放光,走路不打摆子,天天种花种草忒硬朗。

    有次在茶馆里玩麻将,一年轻人诈和蒙他,这老头儿瞄一眼便看出有鬼,一巴掌把这耍诈的打得连人带椅子飞了出去,此后这厮再也不敢迈进这茶馆一步。所以,没人敢怠慢这卢老头儿。

    到他家时,他正坐在逍遥椅里喝茶。

    卢大爷一看到我,哈哈大笑起来:“小宇啊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热情地握着他的手:“卢大爷,您老身体还这么健硕,要活到两百岁哦。”

    他听得高兴,又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跟这个老人在一起不高兴都难,人家到了那个年纪都如此乐观,我们这些年轻人反而整天苦逼兮兮、老态龙钟。

    自从卢泽汓去北京读书后,卢大爷独自守着空屋,这老头儿思想倒挺前卫,纯SOHO一族,一个人在家喝茶练字,还做手工木偶卖给游客赚点外快。无聊了就去茶馆社交打麻将,他说一个人自由自在,不需要人照顾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