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0小说网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560小说网 > 玉女降魔记 > 第二十章 魑魅魍魉的前尘往事 五

第二十章 魑魅魍魉的前尘往事 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梁小玉还算平静。意外太多也就不“意外”了。近段时间得见好几位意外之人,俨然已有所适应。
  她笑眯眯。
  “你怎么知道是他?”
  “我还没到前台,先瞥到娇娇盯着面前一访客,眼睛都直了,就差流口水了。你知道她这种花痴样儿,只有看到宋歌时才会有。我特好奇,就往前凑了凑,看到那人侧面,又高又挺,是挺帅的。
  这时候,我听他自报家门。说叫陈丹枫,要找梁小玉Jade。我一听陈丹枫,又往前凑了凑,想看清正脸。正好他也回头,我一看,果然是他呀!陈丹枫啊!”
  梁小玉笑容更大了。
  “你都没见过他,你怎么认出是他?”
  “我去。跟你的描述一字不差。那眼睛真的好亮啊!绝对是他!”
  梁小玉手机响。是娇娇打过来的。
  Amy撇嘴,冲小玉挤眉弄眼。
  一条电话线还快不过自己一双小短腿?看来娇娇假公济私,借机跟人家多聊了两句。
  梁小玉不急不缓行至前台。步履轻盈几乎不可闻,陈丹枫却有所感应,扭头看她。
  消瘦了些。但容貌未改,笑容未变,成熟的职业装掩盖不住属于她特有的青春气息。依旧是记忆中的她,丝毫不差。
  面容一样。但眼神深邃一些,气息冷冽一些。最初的那个邻家大哥哥已消失不见,眼前俨然是个褪去嬉笑的成熟男人。
  两人眼光一对上,梁小玉加快了步伐。
  “好巧。正想着要给你打电话呢,结果你就来了。”
  先开口是梁小玉。
  “正好!电话费省了。”
  “该费餐费了。肯定想着让我请吃大餐吧?”
  “我酒店搁下行李就来了,的确还没吃饭呢。能不能先赏杯咖啡?”
  梁小玉眼尖,看到陈丹枫前额头发下若隐若现的肉色邦迪。说不清为什么,心里涌上一丝难过,低柔了语气。
  “走吧。师傅!”
  前面两人默契地你一言我一语,刻意制造着熟稔和热络,却始终夹杂着生涩。
  直到梁小玉这声言真意切的“师傅“喊出口,陈丹枫终于确定眼前这个女人,是那个在君怡既独立又依赖他的梁小玉。他轻松不少,抬头望向办公室区域。
  “放心!我老板出差了。”梁小玉心领神会,冲他眨眼。
  “我觉得你现在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。”陈丹枫俊颜染上笑意。
  旁边正大光明听壁脚的娇娇又看直了眼。这男人笑起来真好看啊!
  梁小玉有一丝晃神。她幻想出了那个嬉皮笑脸说这句话的陈丹枫。只是,眼前的男人脸上只有浅浅的笑容。
  “师傅,收个蛔虫做徒弟,你觉得光荣吗?”
  “只要在我肚子里,虫卵我都觉得光荣。”
  “哈哈哈!你太损了。你还是你,我又降级变虫卵。太不公平了。”
  梁小玉笑得肆意。
  陈丹枫笑意更深。
  娇娇眼神更加痴傻。
  “那个……为师真的有点儿饿了,一盘虫子我都吃得下。请我随便吃点儿喝点儿吧。”
  娇娇伸长脖子,一直盯到梁小玉跟陈丹枫拐进电梯不见人影,才失魂落魄地一屁股坐下。
  她激动地打开聊天工具。无论生活中有什么,总是要第一时间抛开工作跟好朋友分享的。
  
  娇娇:“思思!老天爷来拯救我啦!”
  后面一堆泪流满面的小人。
  思思:“你转岗去市场部啦?跟宋歌一部门啦?”
  思思秒回。
  娇娇嘟了嘟嘴,随即又释怀地笑逐颜开。
  娇娇:“还没呢。我正努力中。应该快啦……”
  思思:“……那老天爷咋拯救你啦?”
  思思想不通,对娇娇而言,目前还有啥事儿比要转岗去宋歌一个部门更需要老天爷来拯救。
  娇娇:“我终于可以暂时不用这么痛苦啦!这两天宋歌休病假没来,我这个小心窝呀天天空落落的,跟个行尸走肉没啥区别。今天公司来了一访客,美得不可方物!!!(十个眼冒大红心)我立马就活过来啦!!!”
  娇娇自己发了一个诈尸的动画。
  思思:“不会吧!宋歌还没到手呢。你又惦记上一个!你不是花痴病吗?什么时候改做淫贼啦?”
  娇娇:“我当然只惦记宋歌啦!这个男人我只能用作精神疗法。这几天宋歌不在,我YY一下总行吧!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,呵呵!就让他暂时填充一下我空虚寂寞的灵魂吧。”
  思思:“淫贼!”
  然后又好奇不已。
  思思:“淫贼!给我说说长得怎么好看啦?看能不能捎带手给我也疗愈了?”
  娇娇:“好看得没法描述啊!”
  思思鼓励她。
  思思:“你不是高中时作文水平全班第一,语文老师还推荐你给报社投过稿吗?"
  娇娇来了精气神。
  娇娇:“宋歌笑起来跟艳阳般璀璨;这个男人笑起来似繁星闪烁。举手投足间自带光环,浑身上下如皎洁的月亮笼罩。那种感觉你知道吗?就是刚下完雨、天放晴的那种感觉!特明净、清新。感觉就是……咋说呢?”
  思思叹口气。
  思思:“虽然你的文字描述特别像一个初中生的水平,但作为你的好姐妹、好闺蜜,我还是准确意会到了你此刻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思想。
  你是想说看到他的那一刻,惊为天人?!”
  娇娇:“Bingo!就是这种感觉!惊为天人的感觉!不愧是我的闺蜜!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!”
  娇娇不自觉地引用了刚才偷听到的谈话内容。
  
  思思:“……你见到宋歌时就是给我这么说的!!!”
  娇娇:“我告诉你,他是Jade的朋友,关系应该还不错。”
  斯斯:“你不是说Jade前男友找上门了吗?又来一个?看来她还挺受欢迎。”
  娇娇:“别瞎说!这位肯定不是!这是对天人的亵渎!他比Jade好看一百倍都不止,怎么可能看上Jade!两人完全不搭!Jade还是跟她的前男友般配……你说,我家小宋歌再在这红尘俗市里磨砺个几年,是不是也会披上那层成熟的、耀眼的光环呀?”
  思思:“批你个头!花痴!”
  思思敲完又给撤销了。唉!人不花痴枉年少啊!
  
  此刻,梁小玉跟陈丹枫正在星巴克点餐。
  两杯拿铁、一杯巴黎水、一瓶橙汁、一个鸡胸肉沙拉,一个鸡蛋火腿三明治,一块纽约芝士蛋糕,一个吞拿鱼三明治,一块儿巧克力麦芬。
  “这里面哪些是你的?“陈丹枫看她要了一大堆。
  “一杯拿铁。剩下都是给你点的。管饱!呵呵!”
  陈丹枫神色一动。他想起了一幕。
  梁小玉刚来君怡没多久,就为着工作的事儿掉了眼泪。自己带她散心,去了BlueL□□ender,头一回点了玉盘披萨。呈上来后,当时她对梁小玉说的就是:“管饱。”
  接着自己又说什么来着?他逗梁小玉,说这个披萨跟她一个姓。他还清晰地记得梁小玉当时嗔怪他的眼神。
  然后呢?然后就是李庆让他们俩别打情骂俏了,催促他们赶紧吃。
  那么久远的事情,为什么自己会记得如此清晰?
  这话是否意味着一切还有重新来过的可能……
  
  “给我点这么多,你是把我当成------?”
  小玉摇头。
  “我没把你当猪。”
  陈丹枫也摇头,一本正经。
  “我是想说:你是把我当成你啦?”
  “别抵赖了。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怎么可能猜错?”
  “不是降级到虫卵了吗?虫卵太初级,还没机会了解她师傅的胃口。虫卵应该自己消灭这些食物,吸取营养争取早日进化成蛔虫。”
  虽然淡淡的,梁小玉仍看出对方一脸得色。以前就这样,跟自己打嘴仗占上方就是这种神态。
  “切!你的饭量我还不知道?每次的‘玉盘’一半多都是被你吃的。我跟Eric吃得最少,简直就是陪衬。”
  “Comeon!那是Eric独家秘方的Pizza,星巴克的简餐能跟它比吗?你小心不要让Eric知道你今天的评语,他真的会伤心的。”
  呵呵?我评啥了?又歪带我?
  以前对陈丹枫的无厘头风格,梁小玉都是又喜又爱,口舌落下乘又如何?抵不过自己一个心甘情愿、满心欢喜!
  今时可不同往日。此刻一斗嘴,梁小玉满脑子转的都是:力争上游!不落下风!俨然已化身为一女战士。
  不信我就出不了师了!
  “刚才是谁说饿得不行了?一盘虫子都吃得下。是觉得这些不够解饿吗?那我们一会儿可以去吃其它的,附近全是餐厅。
  隔壁写字楼里有家云南餐厅真卖虫子。还是鲜的呢!
  为了证明新鲜程度,餐厅会端给客人看活虫,有些客人还上手摸呢。在指尖动来动去,又滑又软。白白的、肉肉的,下锅前还都挤在一块儿蠕动呢。”
  梁小玉举高手指,模仿虫子蠕动的样子。
  “一会儿要不要去尝鲜?全是高蛋白呢!进嘴一嚼,满嘴的蛋白味儿。可香啦!”
  陈丹枫不说话了。脸色发白。最后勉强发音。
  “我不是怕虫子。飞了近四个小时,可能有点儿晕机了。”
  梁小玉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。引来众人侧目。
  陈丹枫苦笑。这丫头,心肠真硬了。以前可丝毫舍不得让自己难受半分。
  “你刚才说你正准备给我打电话?哄我开心的吧?我们好久……没通过话了。”
  “真的!骗你就让我做虫子。”
  ……
  你怎么还说虫子?
  
  梁小玉领着陈丹枫选了就窗临门的位置坐下。她刻意面朝大门,如果一会儿林汉文过来,她一眼就能瞅见。
  呵呵?不知一会儿这两人意外相见会不会乐出声?
  刚出来见陈丹枫前,梁小玉心平气和没啥异样,倒是Amy激动得有些言语不利索。
  她冷静地交代Amy过会儿下去大厅盯着点儿林汉文。梁小玉直觉那厮每次都是大厅中心固定蹲点儿,压根不知道她办公室在几层。
  Amy闻言才意识到这对儿欢喜冤家是真没对方手机号!刚才以为是梁小玉害羞,胡掰来着……Amy对林汉文的好感立马又上了一个水银柱:在这个全民数字化的年代,居然还有男人追求女人靠的是最原始的方式:围追堵截!!多浪漫啊!
  同时小玉也叮嘱Amy只告诉对方自己在星巴克,不要提陈丹枫这茬儿。
  她想着给双方一个惊喜呢。
  想当年两人在香港培训教室偶遇,又是搂抱又是互夸的。虽然那会儿自己被当作了空气,还是被那副兄弟情深的温馨场面感动到了。
  呵呵!一会儿咋一相逢,还不得高兴成啥样……肯定得先吓一跳吧……嘿嘿!
  陈丹枫一坐下,也不看梁小玉,利索地开了橙汁,一仰脖子下去半瓶。又就着包装纸拿起鸡蛋火腿三明治,大口的吞咽起来。眼睛半阖着,专注地盯着食物,又长又黑的睫毛一颤一颤,暂时掩住了那双眼睛的光芒。
  是飞机餐不好吃吗?这是真饿了……
  陈丹枫一张嘴三明治不见了三分之一,立刻腮帮子鼓起三分之一。
  梁小玉嘴角翘了翘。这人,吃快餐还是那样儿,又快又急,嘴巴一定要包得满满的。
  小玉清楚地记得几个人一起吃“玉盘”的情景。自己因为要装淑女总是端着;Eric是天生的吃饭优雅回回细嚼慢咽;只有陈丹枫,就跟现在一样,像个精力旺盛又刚运动完的大男孩,一定是直接上手,塞满整张嘴才开始咀嚼,最为酣畅淋漓!
  梁小玉两手托着咖啡杯,轻啖着拿铁,一瞬不瞬地盯着对方看。这样毫无顾忌大快朵颐的陈丹枫和记忆深处的陈丹枫重叠在了一起。
  那个总是近下午两点才去吃饭的工作狂,饿得前胸贴后脊,一边抱怨食堂的剩饭剩菜难吃,一边厚颜无耻地从自己盘子里夹菜。临走前还拿带油星儿的筷子敲她头。
  那次自己误会他跟苏云的关系,朝他丢脸色,讥讽他来食堂吃饭是纡尊降贵。他当时怎么说来着?说他不是经常陪自己在员工餐厅吃饭嘛……
  自己当时违心地回他:担不起!也不稀罕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